懶人聽書小說網 » 恐怖懸疑 » 第一侯最新章節列表 » 《第一侯》最新章節列表 完結的話

《第一侯》第594章 再相見短敘

文/希行
推薦閱讀: 盜墓筆記全集(駱駝版)

很早以前他就聽到劍南道大小姐這個名字。

那時候他進京去見梁振,從梁振手上接過一封信,看到一個聰慧的小姑娘,明罵人實激將。

他看著梁振被她牽動,看著梁振實現了她的目的。

他想這個小姑娘真厲害啊。

他還從這個小姑娘的舉動的得知,世道已經變了,以往的規矩都可以拋開了,就是秉承這個信念,他才有了后邊及時抓住各種機會,闖京城,救麟州,奪兵蓄馬,成就今日。

后來那位大小姐嫁人了,就沒有消息了,再聽到這個名字,是太原府失守。

那時他頗有一種物是人非的感覺。

但現在才知道,那位大小姐從沒有消息的那一刻起,就跟他有了關系,就開始在他的身邊。

她原來一直在他身邊,與他一起,原來她就是劍南道大小姐。

武鴉兒只覺得渾身發麻,她是劍南道大小姐!她就是劍南道大小姐!

他看著眼前馬上的女子,她裹著黑袍沒有遮蓋臉,那個黑大個跑近了,努力的把傘遮住她.....

“你知道我?”她聽到他的話神情驚訝,又很好奇,“你怎么聽到我?你知道我叫.....”

武鴉兒看著黑傘遮住她,忙制止:“不用說你的名字?!?/p>

她以前說過,她不能揭露她的身份,他也親眼見過,在她身上發生的詭異事。

現在她站在日光下,沒有遮蓋,還說出了名字!

武鴉兒盯著她看:“你現在怎么樣?又有傷了嗎?”他又看四周,那個和尚會不會也在?

李明樓看著他,慢慢的笑了,她不瞞著他,伸出手給他看,雖然他看不到。

“有?!彼?,“現在我這只手上滿是口子,身上還好一些,但很痛?!?/p>

武鴉兒看著伸到面前的小手,修長白嫩如玉,連碰都不敢碰一下:“那怎么辦?”

他將自己的斗篷解下來,罩在她的身前。

“雖然很痛,但我還活著,就沒事?!崩蠲鳂潜还舷駛€蠶蛹,笑著道,又好奇問,“你什么時候就知道我?”

武鴉兒一笑,道:“成元三年,你給你弟弟要節度使,寫信給梁老都督?!?/p>

李明樓恍然哦哦兩聲:“你那時候就在京城啊?!?/p>

武鴉兒點頭:“是,我正好去見梁老都督,那時候,我察覺安康山動作不對,所以特來京城,想通過梁老大人上報朝廷,但來到京城才發覺天下不是我想象的那樣了,尤其是你,你竟然還給弟弟從皇帝那里要到了節度使,天下荒唐啊?!?/p>

李明樓笑了,是啊,她重生而來知道天下將變得荒唐,所以才敢去提這么荒唐的要求,沒想到武鴉兒能從中看出荒唐。

看著這兩人并馬相談甚歡,距離不遠不近的王力握緊韁繩,如身下的馬匹一般緊張的呼哧喘氣。

“他們在說什么?”他道,“我怎么聽著有些怪怪的?”

他們帶著兵馬跟過來,看到李明樓那邊的兵馬停在一旁,他們便也停下來,敵不動我不動。

胡阿七聽的清楚一些,道:“好像在說以前?!?/p>

王力愕然:“這時候說什么以前?”

......

......

這時候也的確不是說以前的時候,問了他說知道自己的事之后,李明樓就問現在:“你怎么來了?不是一直不回來嗎?”

她有些嗔怪,武鴉兒想到什么,轉身從馬背上取下一個包袱,拎起來晃了晃。

看形狀是個....人頭?李明樓驚訝,又猜到.....

“史朝的人頭?!蔽澍f兒先答道,“我不是說了嗎,殺了史朝就回來?!?/p>

史朝也死了啊,李明樓看著他手里的人頭,臉上綻開笑容,那一世,史朝可不是武鴉兒殺的。

她忍不住在馬上探身撫上他的臉,這張臉看起來滿是風霜,摸上去溫潤柔滑,鮮活。

“你沒事吧?”她再次問,審視他,“你一切都還好吧?”

被柔軟溫熱的雙手捧著臉,武鴉兒僵硬,啊了聲又嗯了聲,又實話實說:“受了傷,但不致命?!?/p>

李明樓收回手看他身上:“傷哪里?”

這時候不適合解開衣裳看吧,武鴉兒笑了,道:“小碗看過了,吃著藥,他也一直跟著我隨身查看,你放心?!?/p>

李明樓皺眉:“小碗怎么沒有說?也不寫信來?!?/p>

“準備往這邊來,看到形勢不太妙,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我們從河北道潛行過來的,也就沒有寫信?!蔽澍f兒道,說到寫信,他看了眼李明樓,“你為什么讓別人給我寫信?”

李明樓愣了下,旋即一笑:“你看出來了?你怎么看出來的?”

姜亮寫完信后她謄抄了一遍,是她的筆跡啊。

武鴉兒道:“不一樣?!?/p>

......

......

當李明樓將手放到武鴉兒臉上的時候,王力繃緊了身子,差點彈出去,胡阿七及時按住他:“好像是說有沒有受傷,不要輕舉妄動?!?/p>

王力看著對面的兵馬,對面的兵馬也沒有動,他也不敢輕易動,如果他動了,不敢保證武鴉兒能安全......李明樓雖然是個女子,但也很可怕,還有她身邊那個撐傘的傻大個,看起來呆呆木木不存在也不容易小覷。

他只能繃緊身子,等待時機......

然后他們的談話說到了信,你給我寫信你不給我寫信,信不一樣......

王力的神情有些茫然,信不一樣,有什么玄機嗎?

信為什么看出來不一樣,武鴉兒也答不上來,現在也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現在戰況如何?”武鴉兒問。

“隴右軍潰散,東南道兵馬有突圍之勢?!崩蠲鳂堑?,甩了甩手里的馬鞭,“你來這里就交給你了,我要回京城去,把事情做個了結?!?/p>

武鴉兒沒有問她要把什么事情怎么做了結,只點頭:“你去吧,這里交給我?!?/p>

李明樓看他一笑,騎馬在他身前轉了轉:“你可以見見我弟弟,他叫李明玉?!?/p>

武鴉兒道聲好,對她一笑,看著還被她裹在身前的斗篷:“你帶著去吧?!?/p>

又指了指她的頭臉催促。

“遮上吧?!?/p>

李明樓將斗篷按在身前,但沒有遮上臉,道:“不遮了,我要看看,我是不是真的會死?!?/p>

說完對他擺擺手,調轉馬頭疾馳而去,包包撐傘緊隨其后,武鴉兒目送她駛入軍陣中,軍陣分開合攏遮擋了她的身影,滾滾而去.....

王力和胡阿七奔到武鴉兒身邊。

“怎么走了?”他們問,“我們接下來做什么?”

武鴉兒收回視線,道:“遵第一侯之命,隴右道項云,東南道齊山,挾持朝廷命官,私調衛兵,意圖不軌,殺無赦?!?/p>

他說罷讓身邊的親兵傳令。

一時間駐扎靜候的兵馬齊動,馬蹄踏踏軍旗飛舞。

王力愕然:“搞了半天,還是回來當侯夫了?!?/p>

......

......

看著鋪天蓋地煙塵中奔來的兵馬,已經接到消息的李明玉用力的張望,一面不停的問身邊的姜名:“哪個是武鴉兒?哪個是武鴉兒?”

姜名笑吟吟的搭手張望,然后一指:“看,那桿黑紅鴉頭大旗下,騎著大黑馬的,只穿著甲衣黑發白面的男人?!?/p>

李明玉在馬背上踮腳看:“只有他不穿斗篷啊,看起來是個與眾不同的人......”

然后他看清了武鴉兒的臉,聲音戛然而止。

他呆呆看了一刻,神情驚訝驚喜惆悵一番變幻,沒有催馬去相迎,而是突然轉頭喚中里。

中里被找來。

李明玉問:“韓大人怎么樣?”

中里道:“胳膊和腿受了一點輕傷,精神不好,不吃不喝在昏睡,不過大夫看過了,性命無礙?!?/p>

李明玉點點頭:“照顧好韓大人?!?/p>

中里應聲是退下。

李明玉再看向前方,那個男人越來越近,越能感受到他的美貌,有這個男人在姐姐跟前,韓旭肯定會失寵.....

他許諾過,就算姐姐不喜歡韓旭了,他也會照看好他!

李明玉握了握拳,催馬向武鴉兒迎去,高聲道:“武都督,你來真是太好了?!?/p>

(快捷鍵 ←) 上一章 返回《第一侯》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彩票双色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