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聽書小說網 » 科幻未來 » 黎明之劍最新章節列表 » 《黎明之劍》最新章節列表 第874章 海妖的回應

《黎明之劍》第803章 帕蒂的朋友

文/遠瞳
推薦閱讀: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當把話說開之后,很多事情也就可以擺到明面上談了。

高文相信,當自己這個“域外游蕩者”正大光明地出現在心靈網絡中之后,賽琳娜·格爾分應該就已經做好了自身暴露的心理準備。

畢竟,從目前的情況看來,心靈網絡對“域外游蕩者”而言幾乎是透明的。

“你和帕蒂,到底是怎樣的關系?”

聽到高文的話,賽琳娜臉上果然沒有多少意外之色,只是略微沉默了一下,便帶著些許感慨和仿佛心中大石落地般的語氣說道:“您終于還是問到這件事了……”

隨后不等高文開口,她便主動問了一句:“您很關心帕蒂么?”

“怎么,‘域外游蕩者’關心一個人類小姑娘很離奇么?”高文笑著反問,“我就必須和你們腦補的一樣不可名狀,缺乏凡人應有的感情和道德才算一個合格的‘域外游蕩者’?”

賽琳娜怔了怔,嘴角似乎翹起一點:“固有印象不是那么好打破的,這點希望您能理解。

“至于帕蒂……請放心,我只是和她‘在一起’罷了,我沒有傷害過她,也不打算傷害她?!?/p>

高文的視線沒有從賽琳娜身上移開:“為什么偏偏選中了帕蒂?”

賽琳娜的聲音很輕:“作為一個失去了身體的‘靈’,我的靈魂每時每刻都在分裂,我需要一個現實中的心智作為自身的‘心智校準點’,依靠不斷自我校準來修復自己的靈魂,這樣才能防止自身一步步滑落為失去理智的亡靈。

“這樣的心智校準點并不好找,它需要靈魂先天匹配,還需要后天條件契合?!?/p>

高文的眉頭并未舒展多少:“所以,你們找到了帕蒂,因為她正好與你‘匹配’?”

賽琳娜卻在短暫沉默之后搖了搖頭:“不,我們原本找到的其實不是帕蒂……盡管她也是符合條件的‘備選’之一,但我們原本想找的,是當時南境的另外一名富商之女?!?/p>

“那為什么最后選了帕蒂?”高文頓時有些不解,“從身體情況來看,帕蒂當時顯然不是個最佳選擇……難道你們原本的目標出了情況?”

在夜幕下的燈火中,賽琳娜的聲音輕輕響起:“……因為她想活下去?!?/p>

高文訝異地看了賽琳娜一眼。

“當我在南境那些混沌昏暗的夢境中游走時,帕蒂的心智就好像黑暗中的螢火一樣吸引了我,一個已經快要消亡的靈魂,散發著讓我都感到驚訝的求生意志,而當我嘗試和這個虛弱的心智對話時,她對我說的第一個單詞就是‘你好’——在經歷了那些事情之后,她仍然十分禮貌。

“確實如您所說,帕蒂并不是一個合適的選擇,她當時甚至瀕臨死亡,或許選擇她之后不久我就要重新挑選下一個心智校準點,但有句話不知道您是否還記得:自救者恒應受助?!?/p>

“夢境教會的守則之一,也是從剛鐸時代流傳至今的心理學救助準則之一,”高文點點頭,“我只是沒想到,你竟然還在遵守它?!?/p>

“……七百年了,早違背過不知道多少次了,”賽琳娜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但偶爾也會想著遵守一下,就當是回味一下過去?!?/p>

“所以帕蒂就是你的那個‘偶爾’,”高文一邊說著,心中卻突然想起了之前琥珀向自己報告關于葛蘭領的調查進展時提到的一些情況,忍不住用手指摩挲著下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據曾經照料過帕蒂的人描述,帕蒂曾‘奇跡般地’挺過了最危險的階段,她最后的存活在藥劑師等專業人士看來是不可思議的,這中間……有你的手筆吧?”

“我沒做什么,”賽琳娜淡然地笑了笑,“只是在她最疼的時候,換成我。

“那個頭冠根本沒有什么屏蔽痛苦、屏蔽知覺的效果,除了作為普通人進入夢境世界的媒介之外,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在帕蒂想要睡覺的時候把我和她進行交換——這一點,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當然,現在她已經不再使用頭冠,也不再需要它了。我知道您送給她一件魔法裝置用來輔助入睡,對現在的帕蒂而言,那東西已經足夠?!?/p>

高文沒有掩飾自己的意外神色,也沒有掩飾自己的疑惑:“所以……帕蒂入睡的時候主導身體的其實是你……那在心靈網絡中陪著帕蒂的人又是誰?”

“也是我,一個分裂出來的化身而已,但偶爾還會是溫蒂,瑞秋,或者艾瑞莉婭?!?/p>

“……你為帕蒂做的事情倒是讓我意外?!?/p>

“對我而言這都不算什么,我經歷過一次死亡,那比帕蒂要痛苦的多,”賽琳娜搖了搖頭,“而且我也在利用帕蒂來校準自己的心智,將她當做了某種容器,這是一場公平交易?!?/p>

賽琳娜的聲音落下,但還有更多的話她卻沒說出來。

她很清楚,自己在帕蒂身上做的事……或許只不過是某種自我感動和安慰罷了,跟崇高無關,甚至算不上良知,只是為了讓她在面對那些腦仆的時候……能更心安理得一些。

高文只是靜靜地看著賽琳娜的眼睛,在某種默契中,兩個人誰也沒有點破這些。

“現在帕蒂已經不再使用你們的頭冠,也無法再接入心靈網絡了,”高文打破沉默,“但很顯然,你仍然有能力在不使用媒介的情況下在心靈世界中漫游,你還會和帕蒂見面么?”

“現在的心靈網絡很不安全,讓帕蒂遠離也是好的,”賽琳娜說道,“至于我……雖然我現在仍然和她在一起,但我不打算再出現了,就讓她當做是自己童年時的一段夢吧,就像每個孩子小時候的‘綠精靈朋友’一樣?!?/p>

“綠精靈朋友”是在大陸北部許多地區流傳已久的說法,人們相信巨人木在春天時掉落的碩大種子中寄宿著精靈,這些“精靈”能夠安撫受驚的孩子,幫助孩子們入睡,年輕的父母們通常都會在春天時收集掉落的巨人木種子,雕刻成木偶之類的東西給孩子當玩伴,而在這樣的習俗中,便衍生出了很多以“綠精靈朋友”為核心的故事,甚至有“每一個孩子在童年時都會有一個綠精靈朋友”的說法在大陸北部廣為流傳。

而關于這些傳說背后的證據,在帝國第一德魯伊研究中心成功從巨人木種子中分離出了無害型的鎮定成分之后得到了證實……

高文腦海中閃過一些略顯發散的想法,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帕蒂現在可早就過了相信‘綠精靈朋友’的年齡。你選擇從她的視線中淡出,是因為不想再打擾她今后的人生?”

“她正在痊愈,今后會過上更正常的生活,而正常的人生中,是不需要身旁時時刻刻站著一個來自黑暗教派的幽靈的?!?/p>

“……我不打算干涉你的決定,但只想提醒你一句,你也無權替帕蒂決定什么是正常的人生,”高文慢慢說道,“塞西爾是一個更加開放包容的社會,連一株植物都可以成為帝國的合法公民,你也應該學著更加適應這一切?!?/p>

“……我會謹記您的提醒,并認真考慮的?!?/p>

“但愿如此,”高文說道,隨后看了一眼已經準備離開的賽琳娜,“對了,在你離開之前,我有一樣東西送給你們——它或許會對那些受到上層敘事者污染的人有一定幫助?!?/p>

賽琳娜立刻產生了興趣:“是什么東西?”

“一些符文,”高文笑著,在空氣中勾勒出幾個符號,“來自深海的饋贈……”

……

幾分鐘后。

無形的精神聯系漸漸遠去,手執提燈的賽琳娜·格爾分就如一個醒來的夢境般悄無聲息地消失在空氣中。

高文沒有回頭看一眼,只是一如既往地眺望著燈火與星光共同籠罩下的城市景色,以及遠方在夜幕中僅僅顯露出朦朧輪廓的黑暗山脈。

一切看起來都非常平靜,但在世人所知的平靜之下,世人不知的危機和動蕩卻在不斷上涌著。

在此之前,羅塞塔·奧古斯都不可能對自己帝國境內隱藏著一個永眠者教團一無所知,只不過長期以來,他的主要精力顯然都沒放在這個黑暗教派身上。

但那是過去了,如果他知道這個黑暗教派中浮現出了域外游蕩者的影子,如果他知道了鄰國的統治者已經將手伸進他的帝國腹地……

高文不禁有點期待起來,期待著那位羅塞塔·奧古斯都大帝的反應。

可以預見的是,一號沙箱事件之后,提豐那邊肯定會迎來一場動蕩,大規模的鏟除邪教、內部調查不可避免。

即便永眠者們做好了準備,他們在提豐境內的勢力也必將遭受嚴重打擊,并不得不向著塞西爾偷偷轉移。

而至于高文自己,其實他并不在意域外游蕩者和永眠教團方面的情報暴露給羅塞塔之后會如何,首先,他這里和永眠教團內部都已經做好了準備,核心人員和資料的轉移很快就會開始,其次……

塞西爾帝國對提豐的滲透從一開始重點就不是什么邪教勢力——文化,技術,經濟,這些擺在明面上的東西才是重點。

兩個國家交涉,羅塞塔從一開始肯定就想到了塞西爾會用某種方式來滲透提豐,甚至這種滲透就是兩個帝國“交流”過程中正常的“環節”,既然這樣,高文倒樂意有個東西能吸引羅塞塔·奧古斯都的注意力,讓他去專心對付境內的永眠者教徒,讓他別去管那些魔影劇院,別去管那些塞西爾商人,別去管那些“民間技術公司”……

而在整個過程中,唯一需要注意的,也就是讓丹尼爾保持隱蔽,注意自身安全——畢竟他是唯一一個同時跨越“明線”和“暗線”的關鍵人物,既是安插在提豐的高級技術間諜,又是永眠者教團的重要節點。

所以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高文會讓丹尼爾盡量遠離永眠者教團的事務,避免暴露自身。

反正他這個“域外游蕩者”都公開參與永眠者的主教會議了,有些事情,他已經可以親自去做,而不用丹尼爾頻繁中轉。

……

午夜時刻,璀璨星光照耀著奧爾德南的天空,卻有一層不散的朦朧霧氣阻隔著這來自宇宙的冷徹光華,在層層濃霧籠罩下,這座盡管年輕卻被命名為“千年城”的帝都在黑暗中沉睡著,一座座黑沉沉的尖頂,高聳的城墻,莊嚴的塔樓在霧中鱗次櫛比地排列,仿佛映照著這個帝國秩序井然、階層分明的規則。

在這座霧中帝都,唯有黑曜石宮以及少數幾處高聳的塔樓可以突破濃霧的封鎖,沐浴到清澈的星輝。

羅塞塔·奧古斯都在夢境中驚醒,看到透過玻璃窗照入室內的清冷光輝中染上了一層黃昏般的色澤。

他迅速擺脫了睡眠帶來的渾噩,徹底清醒過來。

隨手披上一件外衣之后,這位已過中年的帝國統治者帶著冷漠淡然的表情來到窗前,俯瞰著窗外。

黃昏的光芒籠罩著一切,窗外已不再是熟悉的奧爾德南景色。

另一座城市的街道和房屋沐浴在夕陽中,淡漠的金輝從遠方一直蔓延到宮殿的外墻上,浸沒著這詛咒之夢中的一切。

它發生的似乎愈發頻繁了……

羅塞塔·奧古斯都眉頭微微皺了一下,臉上的冷漠淡然表情卻沒多大變化,他只是后退半步離開窗前,隨后轉身走向門口,推門走出了房間。

據家族內部流傳的說法,在這個詛咒的夢境中選擇自保,把自己關在安全的房間中,是徹底失敗、被瘋狂吞沒的第一步。

羅塞塔不知道這種說法是對是錯,他只知道,從自己第一次墜入這個夢境,他的應對方式都只有一個——

面對它。

(快捷鍵 ←) 上一章 返回《黎明之劍》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彩票双色球走势图